幽关泠水

知识即是脑洞

鲤(一,二)

上神机×鲤妖羡

——————————

自古神魔不两立。

天溃年间,有数载,天干无序,地支散乱。天下之大半湖海俱竭,或日月同陨,三月不识白昼。浮生飘零,只安于一隅之地。有国师不知姓名者,宿于星象台,观云气,察风水,三季乃有果,其手书录曰:“盖天劫之故,似有妖魔与众神恶战,殃及三界,余观天下气之所向,揣今胜负已定。五日后,必开。”如其言,江河复漫 ,万物重生,气之流转一如常,凡界得保 。

夷陵,乱坟岗。魏无羡最后的阵地。

还是那身行头,红色的细绸带将长发高高束起,一身黑色的道袍勾芡着血色花纹,一件松垮的外衣,里衫的腰部紧扎着。

他站在山顶,风吹动衣袂,额前的刘海和鬓边的两缕柔顺微微骚着脸颊,昂起头,还是那双笑眼。若是没有佩在腰间的黑色玉笛,他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和煦的少年。

看不出阴晴,四周都是天兵。腾云驾雾,在乱坟岗上空列成金瓯万神阵。

风还在,不过越来越小,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心口传来阵疼痛,头好晕,经脉阻塞,连呼吸都无法调度,但是,那个声音还在。

杀戮声,几乎穿透耳膜。

魏无羡,早该想得到吧,神识被心魔蚕食,最后泯灭。

他听不到,也看不到。只视线一片血红,只嗅觉充斥血腥。不辨善恶,唯唇边,指尖陈情不停。

窒息感越来越强,心跳声越发嘈杂,头好胀,身体不受使唤。这不对,可是,没有办法。

救救我。

夷陵老祖作恶多端,天已下敕,因其罪孽深重,由上神含光领兵亲征。魂飞魄散,不得有误。

短短一个时辰,天兵折将近半。魏无羡已然戾气冲天,眼周攀着紫色的纹路,眼角流下两行血泪。马上就要成功,心魔的战利品。

救救我。

“魏无羡。”

沉静,清郁。魏无羡突然清醒,动作一滞,陈情歌停,可视线依旧模糊。

蓝忘机。

后心传来清楚的刺痛,痛入骨髓。

避尘入心,陈情绝响。

一道金光乍得众神睁不开眼睛。

血液从后心处喷涌而出,魏无羡好像见到一点光,和煦的阳光。有人拥住了他的肩膀。这是他最后的感觉。

蓝忘机,你胆子真够大的。

经历强烈的眩晕后,众神恢复了一点视力,而脑子里还是刚刚避尘穿心的一幕。此刻的蓝忘机已然退到数尺之外,衣服上沾满鲜血,双眼微眯,看样子还没从强光中缓过神来,平静的面上,看不出丝毫情愫。

魏无羡死了,那道金光便是身为神明最后的尊严,死相不能叫人家看见,或许死得很难看。可是呢?

并没有遮住什么,众神还是看到了,许是莫过于平生最骇人的景象。

陈情声停。本应与众神相抗的阴物失去了操控者的命令,乱作一团,群龙无首。一时骚动过后,竟调转矛头,巨浪般涌向魏无羡的尸体。

撕扯,咬断,咀嚼,吞咽。

度化,包围,斩杀,诛灭。

含光君在远处淡然的看着一切,忘机琴的蓝穗石被阳光映出明珠般光泽。

——
我爱大家

评论(3)

热度(41)

  1. 璇璇幽关泠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