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关泠水

知识即是脑洞

玉郎诀(完)

24.
无羡和晚吟是班主从孤儿院收的,只有戏名,没有姓,

“晚吟,你说,蓝无羡好听吗?”
“你有病。”
“为什么?”
“他不会带你走。”
“为什么?”
“他是蓝家的二公子。”
“他会,他对我好,比对思追都好。”

25.
蓝启仁从没想过,蓝忘机会在饭桌上摔筷子。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

“就是不行!你是蓝家的二公子。他区区一个戏子!还,还是个男旦!”

六十根金条,连夜跑。

可是身后的车灯,像鬼魅一样。

那是他第一次受罚,动的是最重的家法。

26.
魏无羡从来也没想过,二十天可以这样长,长到他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快要过去,长到他以为蓝湛再也不会来找他。

嘴里一遍遍唱着熟透的戏文,玉郎和夫人,真好。

他不用再唱了,他的玉郎,回来了。就是脸有点发白,气色稍差,旅途劳顿,大概吧。

无羡搂着他的腰,脸贴在他背上,轻轻蹭了蹭。

是檀香味,错不了。

27.
“蓝湛,我给你……”
“无羡。”
“嗯。”

“我不是你的玉郎君了。”
28.
压抑在心口的终于决堤,冲出来的不只无法收拾的情感,恐怕还有无羡的眼泪。

哭泣和责问只能做最后的挣扎。

29.
那人一动不动,等他的眼泪流尽,等他双臂没有力气,等他落下去,坐倒在地上,等他再也没有发问的能力。

“我们一点可能都没有吗,不能像玉郎和夫人那样。”

“无羡,你唱戏唱疯了。”

那人背对着他,自始至终,看不见表情。

“不伤心吗,怕是也只有我吧,哈,真傻。”

30.
《玉郎诀》的场子再也没有那位军爷,到是听说有位奇怪的贵公子成了烟花深的大户。

四平八稳坐在堆姑娘中间,只是喝酒,喝完拿起毛笔就画,画的也尽是金钗玉镯,阔太太的穿戴。

31.
最后两天。

无羡还像以前一样,唱完戏就去那家客房。他在那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了一个大家闺秀,还和那人结了婚,有了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娃。

“怪不得薛洋掀米酒摊子,他家真的不甜。”

“你想喝甜的吗?”

无羡以为自己睡着了,在做梦。

“阿羡,我带你走,等我打完仗回来,我带你走。”

蓝家最后还是妥协了,只是要蓝湛先安顿好羡老板,一年半后,再做商榷。

“我很快就要出发了,家里寄来些东西给你,好好收着,看好什么就拿出来用,以后还有。”

“不用了,有班主照顾我,吃穿没有问题的。”
“好吧,好吧,我收着,你别气。”

“还有什么想要的?”

“能不能借我一个勋章,我想你的时候,还能看看。”

“你要,我全给你”
“不不不,就那一个,就那个最厉害的,到时候我可以跟人家说,我见过一个军官,可厉害了。”

“阿羡,我说的是真的,我会带你走,让你做蓝太太。”
“蓝湛,有这句话,就够了……”

蓝湛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句,但不管是带他走还是让他做蓝太太,蓝湛都是认真的。

临行前,蓝湛给无羡勋章的时候,无羡眼睛肿的厉害,好像哭了好久。

“夫人要从一而终,你等我。”
“嗯。”

32.
“阿羡,温晁的车马来了。”

“我知道了。”
无羡整理好他的梳妆盒,从里面的一个小盒子里,翻开棉花,拿出一枚银质的勋章,吻了吻,放回去。

毛笔蘸好墨,二尺条纸,只写“班主对我如亲生,晚吟对我如手足。”便一起放入盒里。

“班主,养育之恩生死肉骨,无以回报。他的信,只需告安。待他来了,把这个给他。”

梳妆盒上边,摞着一个印了芍药纹的木盒。

“阿羡,这里全是温晁的,我没有办法,我也想护着你和晚吟,我……”

“班主,不必多说,我知道的。”

蓝夫人,自然要从一而终的。

33.

红尘不见晚吟,人间再无无羡

34.
一年半,小司令的“小”字去掉了。

“那天温情出手也无力回天。阿羡交代过,把这些给你,给他写的信我都烧去了……”

那晚的温家蒙上一层血雾,只留了温情姐弟二人。

蓝夫人,你看见了吗。

35.
蓝忘机呈给蓝曦臣的报告,一个字也没有。

36.
十五年后。

“忘机,上头给你派了一个副官,福照过的,收了吧。”

“不要。”

“让他留两天,看看怎么样,江家的小公子,人挺机灵。”

37.
蓝忘机觉得这个副官简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

钢笔打好墨,盖子旋入三分之二,吸墨纸放在墨瓶右边,就连文件都是和上一天的紧接着,那个放在小木盒里的勋章更是动都不动。

“怎么,这么好的副官都不想要啊
,军爷你到底想怎么啊?哈哈。”

蓝忘机抬头,眼前的人穿着棕色军服,身材极为高挑,那张稚气的脸却是微微有点肉,而对上双桃花眼

“阿羡……”

38.
“诶,这衣服可是江澄的,不能撕,不然明天头条一定是‘江澄打折魏婴腿,云梦双杰不和竟是真’,还有啊,我可不好糊弄,不明媒正娶,这次,不好使了!”

————end————

终于写到这里 ,这个文彻底结束了,我自己第一次用lofter写完什么东西,感觉好爽哦,哈哈,开心,除了开心就是开心,感谢大家,真的,谢谢了。

评论(4)

热度(63)

  1. hhhhhhhhhhhhhhh!幽关泠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