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关泠水

知识即是脑洞

玉郎诀(二)

民国au

军阀机×戏子羡

军官机×文官羡

6.

《玉郎诀》过后还有两场戏,蓝湛干脆坐到散场,就连出去的时候还微微走神,回味台上人的一颦一笑,完全没注意角落里有团白,像兔子似的窜出来。看都没看,虽说控制住力道,但还是听见一声娇吖:“好痛。”

兔子还穿着戏服,一脑袋首饰,只卸了面上的妆。

四目相对,原本准备一肚子词的无羡却紧张得什么都说不出来,手捏着袖子,局促不安,好长时间憋出一句“你好。”,说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智障,但还是抢救了一下,“军爷,你觉得我,唱得怎么样?”“好。”“那,那你明天还来吧?”“好。”

两个“好”字把他的话彻底噎回去了。他看不到,蓝忘机手套里的指节也不知原因的捏得发白。

“那…明天见。”“嗯。”。
目送蓝忘机的背影原来越远,长嘘一口气。

身后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晚吟,我刚才是不是特傻。” “你也知道。”无羡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

7.

一整个星期,但凡有《玉郎决》的场子,都能看到一个气度非凡的军爷坐在看台最前头。

8.

无羡像之前一样,一散场就卸了妆,颠颠跑到门口去找蓝忘机。

躲在平时总躲的地方,躲了好久,躲到芍药庄门口人都散了,躲到前两天被薛洋掀过的米酒摊也关了。“不来了吗?”,起身,扑扑衣服褶,正要回去,却被人一下子拽到怀里,三下两下用领带蒙了眼睛。

熟悉的檀香味,错不了。

“军爷,这个时候带戏子出去,可就算过夜了。”

9.

被抱到一处坐下,闻到一股子脂粉味,他四下摸摸,好像是自己的梳妆台,熟悉的地方,有点失望,“为什么抱我回来?”蓝忘机没答话,把他的手放在了一个印了芍药纹理的方盒子上,解开领带,“打开看看。”无羡把盒子捧在手上,来回看看便一手按住盒盖,往前一推,是一套浅灰的西装,领带边还放了一个淡金色刻云纹的领带夹。

“明天早上穿好,我跟班主说过了,带你去玩。”

10.

第二天一早,芍药庄的姑娘们都出来瞧热闹,“羡老板穿上西装了。”,“诶哟,成了小公子了”……无羡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细腰,翘屁股,被浅灰色罩住却丝毫不艳俗,倒真像个俏皮的公子爷。

他心里想着,“我若是个真公子,就最好了。”

11.

旅长回军营的时候,来迎接的士兵下巴都要掉了。

我们旅长带外人进来了,还是个男的,还抱着。

要不是云深家规严,这一道上非炸锅不可。

12.

“我还有事要做,要是无聊,可以到院子里玩。”“没事,我可以帮你研磨,”“我用钢笔。”“哦。”

即使这样,无羡也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定力的人,就算没有定力眼前的人也是他的定力。

半个时辰后……

“我出去玩。”
“就在院子里,别跑远了。”

13.

门口站着的人和自己差不多大。身上穿着蓝军装,左瞅右瞅却和那人的不太一样。

“敢问小先生,尊姓大名?”
“免贵姓蓝,是旅长的副官,小公子叫我思追就好。”

14.

原来,那人是云深二公子,远近闻名的世家子弟,大军阀。

“外面的人叫他小司令。虽然现在还不是,但以后就是了。”
                      “怪不得那么厉害。”
15.

“军爷,我……”“我叫蓝湛。”

16.

无羡接过餐盘,举得高高的。蓝湛看着奇怪,问他为何?他只道举案齐眉,戏文里写的。

17.

“蓝湛,你在干嘛?”
“写文书。”
“那为什么不叫蓝副官?”
“不必。”
“自己写这么多不会累吗?”
“不。”
“蓝湛你说话这么短,是不是那里也……”
“……不知羞。”

18.

蓝湛让思追在不夜天街的宾馆定一间上房,两个月。

19.

坦诚相见。

“不短,唔,我开玩笑的,你亲亲我,好痛…我才十五岁”

“十五也不小了。”

20.

“大将军不都是怜香惜玉的吗?”
“你听谁说的。”
“戏文里写的。你有没有好好听我唱戏”
“你唱一段。”
“我没力气。”

21.

部队里的人都知道无羡,有几个胆子大爱撩闲的干脆一口一个“蓝夫人”,见旅长没制止,越叫越凶。

22.

“你是姑苏的,为什么要到这来?”
“要打仗了,来这里,和地方军一起调度”
“去哪打?”
“再南面。”
“好远。”
“要在那里多久?”
“一年半吧。”
“能带我吗?”
“我要问过叔父。”
“好吧,你早点问。”
“嗯。”

23.

不夜天街,温家的地盘。芍药庄,不夜天的戏坊

无羡被温晁捏着下颚,刚要亲,让人打歪了半边脸。

“蓝公子啊。”

“不就是军队,有什么大不了,咱们来日方长,走着瞧。”

蓝湛回头,抱住无羡。

“蓝湛,我悄悄告诉你个事,温晁不洗头。”

“……”
——————
哈哈哈哈哈,我二更啦

评论(6)

热度(53)

  1. hhhhhhhhhhhhhhh!幽关泠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璇璇幽关泠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