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关泠水

知识即是脑洞

鲤(二)

百年后,下界,云深不知处。

擢星台上突然一阵巨响,灵火随着疾风扶摇直上,好像在神台和苍穹间连接的一条蓝色光柱。组成光柱的火焰不断翻腾、扩大,火舌也愈加贪婪,呼啸着和风纠缠。只见操纵光柱的是一位英俊的白衣少年,灵火顺从着他的笛声舞动,时而轻柔,时而暴烈,再到最后的平息,他都不匆不忙。放下笛子,任抹额被风的余韵撩拨。

擢星台片刻寂静,紧接着便是潮水般的喝彩,“莫玄羽,好样的!”,“莫玄羽真不愧是蓝小神君的侍仙①,一鸣惊人啊!”,“你昨天不还说人家是废柴吗?”,“你懂什么,这叫大器晚成!”……

“莫玄羽你想什么呢?该你上场了又做什么梦呢!”“嗯?”莫玄羽一时间做梦还没缓过来。“嗯什么嗯!你最小的师侄都出师了,你今年擢星台大计要是再不过,明年就和师孙一快考吧!真是给蓝小神君丢脸,怎么偏偏选了你这个丢了魄的鲤鱼……”

又是做梦,看了看身边的仙友,莫玄羽顿了顿,只能在心里自嘲。是啊,考了这么多年了,作为侍仙,常伴资质最优的蓝小神君身侧,就连名字也是小神君给起的。却不想先天失去忆魄,什么都学不会,只能给小神君丢脸……

莫玄羽一直想着,没察觉一旁喋喋不休的仙友已经住了嘴,直到一只手搭在肩上才缓过神来。这时候也只有小神君了,莫玄羽转身,怎么也不敢看蓝忘机,只有低着头,才支支吾吾的蹦出来几个字:

“小神君,我……”

“不急,慢慢来。”

听到这,他对上那双几无情愫的眼睛,点点头,在蓝忘机的目送下,走上擢星台。

“八方灵火,委屈汝身,听吾号令……”他不似那些资质天成的弟子,召集灵火易如反掌,相反的,竟是要对那些无名的火苗使用敬语。那些火苗也是欺软怕硬,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只有一小从低级的红火聚集在他身前。

几名作为裁判的元老也没有心情看,只是闭目养神,静待一炷香烧尽,下面的弟子们也是无聊透顶,只是碍于蓝忘机,不敢说话。突然,坐在台下极近位置的几位弟子惊叫道:

“你们看他的火!”

所有人将目光定在莫玄羽身前,随着笛声,开始的红色火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绿变蓝,成了一个光球,那光球侵吞着周围的空气不断变大,形至车盖尺寸。

这在擢星台大计中已是中等偏上的水平,自然得来了大家的喝彩,莫玄羽心下大喜,望向蓝忘机的方向,看见蓝小神君也注视着自己,“小神君,我成功了!”莫玄羽微微晃神。

一切尽在电光火石之间,那团蓝火瞬间失控形成光柱,直接笼在莫玄羽身上,众门生一看情况不对,忙解下外衫扔向那火柱,却不想顷刻之间被焚作灰烬。脑子快的一下子反应过来,大喊:

“那不是灵火,快散开!”

擢星台下乱做一片。正当众人往后撤时,只见蓝忘机御剑而上,急下六道召水令,大水未至,火好像有察觉似的灭了……没了火支撑的莫玄羽跌落在蓝忘机怀里。蓝忘机也不知怎么,耳朵里只剩下玉笛坠地的泠泠声。莫玄羽的身上也没有伤过的痕迹,只是额间多了一个蓝色的印子。

门生们全部被组织回宿,蓝忘机刚到静室门前,就被蓝曦臣告知去元老院议事,只好离开。此时的莫玄羽已被蓝忘机变回原形,在池子里睡着。蓝曦臣看着池中玄色鲤鱼额前的印记,不由得自语:

“除了蓝穗石上的纹路,好像还有别的东西,那火又是怎么回事?”

他用手指拨了两下池水,直接坐在池边,望向擢星台的方向……

月下的擢星台澈若清潭,竹叶被风扰得沙沙作响,偶有一两片泛舟谭上,没有一晕涟漪,更没有打乱之后的痕迹,平静一如常……

————————————

①侍仙:陪下界的神仙历练的妖怪,就是陪读吧

我爱大家(◍ ´꒳` ◍)

评论(1)

热度(14)